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知识产权

时间:2021-10-26 00:20:04

                                                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例看合同解除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郑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蒋某。
 
       案由: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一审: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9)沪0115民初79125号民事判决;
       二审: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2020)沪73民终84号 2020-09-10 维持
 
 
        一审法院认定争议焦点为:
 
        一、郑某、蒋某是否有解除权;
        二、某公司应否返还郑某、蒋某主张的相关费用。
 
       关于争议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另一方可以解除合同。故郑某、蒋某是否拥有合同解除权,要考虑是否由于某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郑某、蒋某的合同根本目的不能实现。本案《餐饮服务协议书》第2.2条明确记载,客户可选择进行单店加盟,或者区域代理。结合某公司一审庭审中自述,区域代理的服务费一年近30万元,而单店加盟的服务费一年仅几万元不等,两者之所以数额相差巨大,其唯一的原因在于区域代理可以享受返点福利。从郑某、蒋某与某公司在合同磋商阶段的聊天通话中也可以反映出来,郑某、蒋某之所以选择服务费更为昂贵的区域代理,是期望通过返点福利可以更快回本。由此可见,本案中的《餐饮服务协议书》兼顾特许经营与区域代理的双重性质,郑某、蒋某缔结该合同的根本目的:一系被特许人在特许人指导下使用特许人的相关经营资源,在特定经营模式下开展特许业务;二系获得区域新客户及新客户物料购买费的返点收益。双方合同明确约定了新客户由某公司自行发展时,新客户服务费以及新客户物料购买费的返点规则。合同并未规定新客户服务费的返点需要扣除单店抽奖费用,亦未规定物料费返点仅限首批物料费。结合各方签约时洽谈的通话录音,某公司工作人员在解释合同条款时不但未对上述返点条款进行任何限制解释,反而强调某公司有后台系统可以查询到新客户的情况,而且果糖、茶包等原材料是必须通过某公司购买。综合以上,可以认定,双方合同中对于返点规则已经进行了明确清晰的约定,双方均应恪守。但是,从某公司提供给郑某、蒋某的《确认函》、某公司与郑某、蒋某后续的往来微信记录以及某公司一审庭审陈述可以看出,某公司实际计算的返点规则扣除了新客户的单店抽奖费用且物料购买费的返点仅限于首批物料,某公司还明确表示无法提供后台系统供郑某、蒋某查询新客户的情况。某公司的上述行为不仅违反了合同的约定,且让郑某、蒋某陷入对于新增客户数量、新增客户服务费数额、新增客户物料购买费等基础数据完全被动接受却无法核实的境地,使其选择区域加盟的合同目的落空。因此,一审法院认为,郑某、蒋某具有合同解除权。
 
       某公司抗辩称,根据《补充协议》“乙方向甲方交纳代理费298,000元为终身使用,但是每年要向甲方交纳5,000元运营服务费”,鉴于郑某、蒋某第二年并未交纳运营服务费,双方合同已经自行终止。对此,一审法院认为,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合同履行的终止期限,仅约定了郑某、蒋某每年需要另行交纳服务费的合同义务。根据已查明事实,郑某、蒋某第二年之所以未交纳运营服务费,系某公司违约在先。故本案合同并未自行终止,某公司的此项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郑某、蒋某要求某公司返回尚未发货的货款21,868.65元,某公司亦表示同意返还,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准许。郑某、蒋某要求某公司赔偿已付服务费298,000元,鉴于本案合同实际履行了近一年,全额返还并无依据,一审法院参考某公司在单店加盟合同中收取的服务费数额,酌定某公司应返还服务费238,000元。郑某、蒋某要求某公司赔偿设备采购、装修装潢等经济损失的80%,对此一审法院认为,以上费用皆系郑某、蒋某自行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支出的必然经营成本,即便在选择单店加盟时亦会产生上述支出。其中,采购的相应设备仍然在郑某、蒋某处,系郑某、蒋某的所有物;装修装潢的损失,郑某、蒋某提供的仅系报价单,并未有对应的支出情况,真实性难以确认。故上述经济损失不应由某公司承担,郑某、蒋某该项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关于物损53元,鉴于某公司同意在本案中一并返还给郑某、蒋某,一审法院予以准许。关于返点数额,某公司亦同意在本案中一并支付给郑某、蒋某,一审法院予以一并处理。一审法院按照某公司在《确认函》中列明的一位新增客户的投资服务费48,800元为计算依据,按照双方合同约定的新增客户返点规则为计算公式,某公司应提供给郑某、蒋某该名新增客户的返点金额为9,760元。
 
       一审法院判决:
 
       一、解除郑某、蒋某与某公司于2018年9月1日签订的《餐饮服务协议书》及《补充协议》;
       二、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郑某、蒋某未发货的货款21,868.65元;
       三、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郑某、蒋某服务费损失238,000元、物料损失53元;
       四、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郑某、蒋某返点金额9,760元;
       五、驳回郑某、蒋某其余诉讼请求。
 
 
       上诉人某公司上诉请求:
 
       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三项有关赔偿服务费损失人民币238,000元(以下币种相同)的内容和第五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郑某、蒋某要求解除涉案协议和赔偿服务费损失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一审法院采用被上诉人提供的各方签约洽谈时的通话录音证据,对涉案合同的根本目的以及被上诉人是否具有合同解除权进行认定,但该份录音证据不具有真实性,被上诉人没有提供让人确信的原件,无法确认是否为原始生成和是否未经处理;该证据也不具有关联性,无法确认各方的谈话身份和被上诉人所主张的录制时间与场合,仅体现被上诉人知晓商标在订立合同时尚未注册成功。上述证据不能达到被上诉人的证明目的,不能作为事实认定的依据和裁判的基础。
       二、一审法院法律适用有误。特许经营合同的根本目的是利用特许人的经营资源开展特许经营活动,区域代理是特许经营活动的附属,获得返点收益并不能成为特许经营合同的根本目的。涉案合同约定被特许人的义务包括在期满时缴纳费用使合同延续,签约双方的分歧,相当程度上是因被上诉人对于合同内容的想象与合同履行实际不符,其以此为由未缴纳服务费,并不能成为正当理由,涉案合同在被上诉人未缴纳服务费时已终止,而非一审法院认定由被上诉人行使合同解除权的情况,上诉人也并未违约。
       三、一审法院对于返还金额的酌定违反实际情况。上诉人已经进行了协助选址、培训、督导、巡店等程序,店铺也已实际开业,经营时间长达半年,被上诉人已实际使用上诉人的经营资源。同时,被上诉人为区域代理,在合同存续期间上诉人无法再和其他客户签订此区域的代理,被上诉人也实际占有了相应的经营资源。在此情况下,一审判决上诉人返还大部分的加盟费用不合理。
       综上,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郑某蒋某共同辩称:
 
       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一审法院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判决结果公平公正,维护了诚信原则,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事实认定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认定争议焦点:
 
       一、一审法院将两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录音证据作为认定相关事实的依据,是否有误;
       二、一审判决有关合同根本目以及两被上诉人有权行使解除权的认定,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三、一审判决酌定的返还金额是否违反实际情况,一审判决能否予以维持。
 
       对于第一项争议焦点,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对于两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录音证据已组织双方进行了举证和质证,并询问上诉人某公司是否行使申请鉴定的权利,亦设定了相应的核实证据时间,同时也明确告知核实后逾期不回复的法律后果。然而,上诉人某公司并未在限定的时间内提交书面回复意见,一审法院根据庭审中释明内容,采纳该录音证据并认定相关事实,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某公司在二审期间未能提交进一步的证据推翻录音证据的真实性,故对其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第二项争议焦点,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就其认定涉案合同兼具特许经营与区域代理双重性质,并认定两被上诉人签约的根本目的除了使用经营资源开展特许经营业务外,还有获得区域新客户服务费与物料购买费的返点收益,已经充分阐述了理由,本院予以认同,故不再赘述。在此基础上,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违反了合同约定的返点规则而使两被上诉人选择区域代理的合同目的无法完全实现,与涉案合同约定以及现有证据所反映的事实相符,上诉人主张其未构成违约,两被上诉人不能行使合同解除权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另鉴于《补充协议》已经将298,000元由《餐饮服务协议书》中约定的服务费变更为终身使用的代理费,并补充约定了每年需交纳5,000元运营服务费,在合同相对方已出现违约情形的情况下,两被上诉人有理由暂时不支付后续费用,故上诉人认为两被上诉人未缴纳服务费致使合同终止的主张,不能成立。
 
       对于第三项争议焦点,一审法院在确定返还数额时已考虑到合同已实际履行且两被上诉人已使用了上诉人的经营资源,其参考单店加盟合同中的服务费标准以及经营资源被使用的时间等因素,所酌定的服务费返还数额,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二审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总结:
 
       一审法院认定:
 
       郑某、蒋某缔结该合同的根本目的:一系被特许人在特许人指导下使用特许人的相关经营资源,在特定经营模式下开展特许业务;二系获得区域新客户及新客户物料购买费的返点收益。双方合同明确约定了新客户由某公司自行发展时,新客户服务费以及新客户物料购买费的返点规则。合同并未规定新客户服务费的返点需要扣除单店抽奖费用,亦未规定物料费返点仅限首批物料费。
       结合各方签约时洽谈的通话录音,某公司工作人员在解释合同条款时不但未对上述返点条款进行任何限制解释,反而强调某公司有后台系统可以查询到新客户的情况,而且果糖、茶包等原材料是必须通过某公司购买。
       某公司实际计算的返点规则扣除了新客户的单店抽奖费用且物料购买费的返点仅限于首批物料,某公司还明确表示无法提供后台系统供郑某、蒋某查询新客户的情况。
某公司的上述行为不仅违反了合同的约定,且让郑某、蒋某陷入对于新增客户数量、新增客户服务费数额、新增客户物料购买费等基础数据完全被动接受却无法核实的境地,使其选择区域加盟的合同目的落空。
       一审法院认定:根据已查明事实,郑某、蒋某第二年之所以未交纳运营服务费,系某公司违约在先。
       二审法院认定:另鉴于《补充协议》已经将298,000元由《餐饮服务协议书》中约定的服务费变更为终身使用的代理费,并补充约定了每年需交纳5,000元运营服务费,在合同相对方已出现违约情形的情况下,两被上诉人有理由暂时不支付后续费用。
        一、二审法院均认定,某公司违约在先。
       由此可见:某公司违约在先,致使双方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
       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合同的法定解除】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按该条第四项: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涉案的合同解除。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