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知识产权

时间:2021-10-26 00:18:54

      当今中国,在一带一路、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发展步入了发展卡脖子技术的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也进入了新的阶段。在这个大背景下,知识产权法律得到空前的重视,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也得到了加强。政府高层多次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行惩罚性赔偿制度。
 
        一、政策层面:
 
       李克强总理在29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是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写入“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内容。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也提出,“探索在知识产权审判中适用惩罚性赔偿措施,着力解决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等问题”。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中指出,研究制定知识产权基础性法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加快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修改完善。完善地理标志保护相关立法。加快在专利、著作权等领域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加大损害赔偿力度。强化民事司法保护,有效执行惩罚性赔偿制度。
 
       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国家建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推动建立知识产权快速协同保护机制,健全知识产权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和知识产权维权援助机制,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
中,在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一节中规定: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惩治力度,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法定赔偿上限,探索建立对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对情节严重的恶意侵权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并由侵权人承担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成本。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出台了《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十三五”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等系列决策部署。
 
       中央政治局进行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内容是加强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习近平作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激发创新活力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讲话。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多次强调,要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坚决依法惩处侵犯合法权益特别是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侵权代价和违法成本,震慑违法侵权行为。 抓紧落实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国家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很重视。
 
       二、法律层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五条:【侵害知识产权的惩罚性赔偿】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2020年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故意侵犯专利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三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人民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应权利人请求,对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除特殊情况外,责令销毁;对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材料、工具,责令销毁,且不予补偿;或者在特殊情况下,责令禁止前述材料、工具进入商业渠道,且不予补偿。
       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不得在仅去除假冒注册商标后进入商业渠道。
 
       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到损害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侵害知识产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确定损害赔偿的指导意见及法定赔偿的裁判标准         
     (一)
规定:
       1.13【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条件】
       惩罚性赔偿的适用,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
       恶意实施侵害商标权或者侵犯商业秘密等行为,且情节严重的,适用惩罚性赔偿。
       “恶意”一般为直接故意。“情节严重”一般是指被诉行为造成了严重损害后果。
       1.14【惩罚性赔偿的适用方法】
       惩罚性赔偿的适用,应当依据当事人的主张,但一般情况下当事人应当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提出该主张。
       1.15【惩罚性赔偿“恶意”的认定】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被告具有恶意:
     (1)被告或者其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等在生效判决作出后,重复或变相重复实施相同侵权行为或不正当竞争行为;
     (2)被告或者其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等经权利人多次警告或受到行政机关处罚后,仍继续实施侵权行为或不正当竞争行为;
     (3)假冒原告注册商标;
     (4)攀附原告驰名商标声誉、抢注原告驰名商标;
     (5)被告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原告驰名商标; 
     (6)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劳务关系,或者具有代理、许可、经销、合作等关系,或者进行过磋商,被告明知他人知识产权存在;
     (7)被告存在掩盖被诉行为、伪造或毁灭侵权证据等行为;
     (8)被告拒不履行行为保全裁定;
     (9)其他情形。
        1.16【侵害商标权“情节严重”的认定】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侵害商标权的情节严重:
     (1)完全以侵权为业;
     (2)被诉行为持续时间长;
     (3)被诉行为涉及区域范围广;
     (4)侵权获利数额巨大;
     (5)被诉行为同时违反了食品、药品、医疗、卫生、环境保护等法律法规,可能危害人身安全、破坏环境资源或者严重损害公共利益;
     (6)其他情形。
       1.17【侵犯商业秘密“情节严重”的认定】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侵犯商业秘密的情节严重:
     (1)完全以侵权为业;
     (2)被诉行为持续时间长;
     (3)被诉行为导致商业秘密为公众所知悉;
     (4)侵权获利数额巨大;
     (5)被告多次侵犯他人商业秘密或侵犯他人多项商业秘密;
     (6)被诉行为同时违反了食品、药品、医疗、卫生、环境保护等法律法规,可能危害人身安全、破坏环境资源或者严重损害公共利益;
       (7)其他情形。
        1.18【惩罚性赔偿的“基数”】
        惩罚性赔偿的“基数”包括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获利以及许可使用费。
        原告维权支出的合理开支,一般不纳入计算基数。
        1.19【惩罚性赔偿的“倍数”】
       惩罚性赔偿的数额,以前款确定的赔偿数额作为计算基数,在法定倍数范围内酌情确定。
       惩罚性赔偿的“倍数”,可以不是整数。
       1.20【惩罚性赔偿与行政罚款、刑事罚金的关系】
       被告以其同一被诉行为已受到行政罚款或者刑事罚金处罚为由,请求抵销惩罚性赔偿相应数额的,一般不予支持。
 
      《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中规定:
     (十一)打造保护知识产权标杆城市。开展新型知识产权法律保护试点,完善互联网信息等数字知识产权财产权益保护制度,探索建立健全证据披露、证据妨碍排除和优势证据规则,建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探索在部分知识产权案件中实行举证责任转移制度。实施知识产权领域以信用为基础的分级分类监管。
 
       基于此,深圳中院发布关于知识产权民事侵权纠纷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指导意见(试行),对惩罚性赔偿作出指导意见。
 
       三、律师说法
 
       实行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的最大的问题在二个方面,一是如何认定恶意、情节严重等事项,二是如何认定赔偿的基数。这二个问题,有待于在知识产权诉讼实践中慢慢摸索。通过大量的司法案例,由司法机关作出相应的司法解释,来确定、完善。
       所幸的是,有些法院在相关法律、政策的指引下,作出相应的惩罚性赔偿,且数额均很可观,对惩罚性赔偿制度作出有益的尝试。通过这些判决,惩罚侵权行为,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起到教育、警示作用。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