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知识产权

时间:2021-10-26 00:17:35

       2021年2月26日(星期五)10:00,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召开成立两周年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典型案例、2020年10件技术类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并发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年度报告(2020)。
       现对这次发布会中有关商业秘密的相关导向,作一些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召开成立两周年新闻发布会相关商业秘密的情况
 
       案件类型统计
 
       新收的1948件民事二审实体案件中,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435件,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754件,专利申请权及专利权权属纠纷163件,计算机软件纠纷360件,技术合同纠纷67件,技术秘密纠纷44件,植物新品种权纠纷40件,垄断纠纷30件,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纠纷5件,其他类型纠纷50件。与上年度相比,新收民事二审实体案件总数增长102%;专利申请权及专利权权属纠纷从上年度的9件激增为163件,占比跃升为第四位;技术秘密纠纷、植物新品种权纠纷、垄断纠纷、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纠纷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纠纷案件数量均明显多于去年。
 
       2020年,法庭审理的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在整体上具有以下特点 。  
 
       加强权利人利益保护的导向明显。
 
       在民事案件中,法庭依法积极采取证据保全、现场勘验等措施,依法适用书证提出命令、举证妨碍责任承担等诉讼制度,切实缓解举证难问题;探索适用惩罚性赔偿,加强权利人利益保护,震慑侵权行为,有效解决赔偿低问题。
 
       技术秘密案件特点
 
       第一、案件数量增长明显,涉及多个技术领域。2019年法庭受理技术秘密纠纷12件,2020年增长到44件。涉及的技术领域包括机械、化工、生物工程、医疗制药、计算机、通信、仪器自动化等。
 
       第二、权利人举证能力有待加强。在二审作出实体处理的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中,有9件未认定被诉侵权人构成侵权,主要原因为权利人或不能证明其对所主张的技术秘密采取了保密措施,或不能证明技术秘密的形成时间早于被诉侵权人完成技术方案的时间,或不能证明其技术秘密被侵犯等。
 
       第三、涉及的法律问题多元。既包括原告明确商业秘密点与案件受理条件的关系、技术秘密的被许可人提起侵权诉讼的主体资格等程序性法律问题,也包括保密措施的认定、侵犯技术秘密行为的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使用了技术秘密的认定以及惩罚性赔偿的适用等实体性法律问题。
 
       探索适用惩罚性赔偿,严厉制裁故意侵权
 
       惩罚性赔偿是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加大违法成本的重要手段。法庭积极探索适用,推动惩罚性赔偿制度落地见效。
 
       1.开展专题调研。结合民法典、新专利法的颁布,对惩罚性赔偿制度进行专题调研,深入研究惩罚性赔偿在技术类知识产权侵权领域适用的独特规律,既依法惩处故意侵权行为,又在保护已有创新与鼓励后续创新两者之间实现平衡,推动建立公平健康的市场竞争机制。
 
       2.进行实践探索。在上诉人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等与上诉人安徽纽曼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等、被上诉人吴丹金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中,法庭作出首例惩罚性赔偿判决,顶格五倍判赔3000万元,对故意侵权行为予以严厉制裁,充分发挥其遏制侵权、激励创新的制度效能。
 
       明确传递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强烈信号。
 
       通过适用惩罚性赔偿等,彰显严厉打击恶意侵权行为的司法态度。例如,侵害卡波技术秘密惩罚性赔偿案,系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首个惩罚性赔偿判决,该判决充分考虑了主观恶意、举证妨碍、持续侵权等因素,适用法定的惩罚性赔偿最高倍数顶格5倍计赔,判赔金额高达3000余万元。又如,今天上午刚刚宣判的侵害香兰素技术秘密高额赔偿案,综合考虑侵权人以侵权为业等侵权行为情节、涉案技术秘密商业价值、侵权人拒不执行生效行为保全裁定等因素后,改判各侵权人连带赔偿技术秘密权利人1.59亿元,系我国法院生效判决赔偿额最高的侵害商业秘密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将持续加强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审判工作,为严格保护知识产权、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知识产权记者问:我们关注到,知识产权法庭在去年作出了最高法院首例惩罚性赔偿判决,切实保护了权利人的利益。请问知识产权法庭在加大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力度方面采取了哪些举措?下一步还将采取哪些措施?谢谢。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周翔答:加大判赔力度是知识产权严保护、强保护的直接体现。法庭通过在具体案件中明确裁判规则,降低维权难度,强化救济效果。
 
      第一、优化举证规则,让索赔更容易。
       1、是权利人已尽其所能积极举证,能够合理推算出侵权获利的,人民法院将依法支持其索赔数额。被诉侵权人怠于举证或举证不充分的,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
        2、是对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相应证据材料的情形,依法适用举证妨碍责任承担制度计算损害赔偿。
        3、是明确证据保全的适用标准,通过及时恰当的保全措施,补强当事人举证能力,促进查明案件事实,减轻当事人的证明负担。
 
       第二、强化制度适用,让赔偿更到位。
 
       推动惩罚性赔偿尽快落地见效,在天赐公司案即首例适用惩罚性赔偿的案件中,以侵权获利的5倍确定赔偿数额3000万元。依法适用法定赔偿、裁量性赔偿,基于案件事实,采用顶格赔偿、大额赔偿等支持权利人的主张,让侵权者付出沉重代价。今天上午刚刚宣判的侵害香兰素技术秘密纠纷上诉案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第三、细化计算标准,让裁量更科学。
 
        对完全以侵权为业的侵权人,坚决适用销售利润率确定侵权获利的具体计算方式。将以侵权为业、侵权规模大、持续时间长等作为情节严重的考虑因素,实现惩罚性赔偿的倍数与侵权行为的主观恶意和客观情节相协调。
 
        第四,鼓励追溯源头,让维权更便捷。
 
       对具有商业维权性质的系列案件,确立差别化的侵权赔偿标准,依法由侵权产品生产商承担较重责任,适当减少小商贩赔偿数额,根据创新程度、侵权情节等合理确定保护范围和保护强度,支持权利人从侵权产品的制造环节追溯侵权、一网打尽,构建更加便捷高效的救济和维权路径。在自拍杆溯源维权系列案中,充分发挥统筹作用,积极引导专利权人从侵权产品的制造环节制止侵权行为,推动溯源维权,从源头上制止侵权行为。一案被告是重复侵权的制造商,判赔金额达100万元;另一案被告系销售商,为个体工商户,判赔金额突破法定赔偿最低额限制,为2000元。  
 
       知识产权法庭正积极配合推动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有关司法解释的起草与制定。下一步,我们将会持续深入贯彻严格保护的精神,不断提升案件裁判的统一、合理和可预知性,使司法救济更加及时、更加充分,更大限度地保护和激发创新活力。谢谢大家。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裁判要旨(2020)摘要
 
        四、技术秘密案件审判
 
        31、技术秘密保密措施的认定

      【(2020)最高法知民终538号上诉人济南思克测试技术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济南兰光机电技术有限公司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技术秘密以市场流通产品为载体的,权利人在产品上贴附标签,对技术秘密作出单方宣示并禁止不负有约定保密义务的第三人拆解产品的行为,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保密措施。

        32.以侵权为业的认定

      【(2019)最高法知民终562号上诉人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九江天赐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与上诉人华慢、刘宏、安徽纽曼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吴丹金、彭琼、胡泗春、朱志良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行为人明知其行为构成侵权,已实际实施侵害行为且该侵害行为系其主营业务的,可以认定为以侵权为业。

       33.适用惩罚性赔偿时情节严重的考虑因素

      【(2019)最高法知民终562号上诉人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九江天赐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与上诉人华慢、刘宏、安徽纽曼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吴丹金、彭琼、胡泗春、朱志良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判断侵害技术秘密行为是否构成“情节严重”并应当适用惩罚性赔偿时,被诉侵权人是否以侵权为业、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诉讼中是否存在举证妨碍行为、侵权受损或者侵权获利数额、侵权规模、侵权持续时间等均可以作为考量因素。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2020年10件技术类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二、香兰素技术秘密高额判赔案  
 
      【案号】(2020)最高法知民终1667号  
 
      【基本案情】嘉兴中华化工公司与上海欣晨公司共同研发了乙醛酸法生产香兰素工艺,并将之作为技术秘密保护。该工艺实施安全、易于操作、效果良好,相比传统工艺优越性显著,嘉兴中华化工公司基于这一工艺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香兰素制造商,占据了香兰素全球市场约60%的份额。嘉兴中华化工公司、上海欣晨公司认为王龙集团公司、王龙科技公司、喜孚狮王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未经许可使用其香兰素生产工艺,侵害其技术秘密,故诉至浙江高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2亿元。浙江高院认定侵权成立,判令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及维权合理开支50万元。浙江高院在作出一审判决的同时,作出行为保全裁定,责令王龙科技公司、喜孚狮王龙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涉案技术秘密,但王龙科技公司、喜孚狮王龙公司并未停止使用行为。除王某某外,本案各方当事人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中,嘉兴中华化工公司、上海欣晨公司上诉请求的赔偿额降至1.77亿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根据权利人提供的经济损失相关数据,综合考虑涉案技术秘密商业价值巨大、侵权规模大、侵权时间长、拒不执行生效行为保全裁定性质恶劣等因素,改判王龙集团公司、喜孚狮王龙公司、傅某某、王龙科技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连带赔偿权利人经济损失1.59亿元。同时,法庭决定将本案涉嫌犯罪线索向公安机关移送。  
 
     【典型意义】该案系我国法院生效判决赔偿额最高的侵害商业秘密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通过该案判决,依法保护了重要产业核心技术,切实加大了对恶意侵权的打击力度,明确了以侵权为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连带责任,依法将涉嫌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推进了民事侵权救济与刑事犯罪惩处的衔接,彰显了人民法院严格依法保护知识产权、严厉打击恶意侵权行为的鲜明司法态度。  
 
        三、卡波技术秘密惩罚性赔偿案  
 
      【案号】(2019)最高法知民终562号  
 
      【基本案情】广州天赐公司、九江天赐公司主张华某、刘某、安徽纽曼公司、吴某某、胡某某、朱某某、彭某侵害其“卡波”制造工艺技术秘密,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定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对涉案技术秘密的侵害,考虑侵权故意和侵权情节,适用了2.5倍的惩罚性赔偿。广州天赐公司、九江天赐公司和安徽纽曼公司、华某、刘某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二审认为,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对涉案技术秘密的侵害,但一审判决在确定侵权赔偿数额时未充分考虑涉案技术秘密的贡献程度,确定惩罚性赔偿时未充分考虑侵权行为人的主观恶意程度和举证妨碍行为等,遂在维持一审判决关于停止侵权判项基础上,以顶格5倍计算适用惩罚性赔偿,改判安徽纽曼公司赔偿广州天赐公司、九江天赐公司经济损失3000万元及合理开支40万元,华某、刘某、胡某某、朱某某对前述赔偿数额分别在500万元、3000万元、100万元、100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典型意义】该案系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首例惩罚性赔偿案。该案判决充分考虑了被诉侵权的主观恶意、举证妨碍行为以及被诉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侵权规模等因素,适用了惩罚性赔偿,最终确定了法定的惩罚性赔偿最高倍数5倍的惩罚倍数,明确传递了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强烈信号。 
 
     (以上信息摘自最高人民法院网站,作了相应的删节。)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