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知识产权

时间:2021-10-26 00:16:50

       2019年1月1日,根据中央决策部署,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正式挂牌办公,统一审理全国范围内的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一年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审结一大批具有重要影响的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裁判要旨(2019)》摘要。

       在该摘要中,最高院指出,2019年技术类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其中一个主要特点为:专利民事案件中权利要求解释是核心问题,等同侵权的适用是重要争点,现有技术抗辩、先用权抗辩和合法来源抗辩是最常见的抗辩事由,加大专利司法保护力度的导向更加突出。该要旨从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2019年审结的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中精选36个典型案件,提炼40条裁判规则,反映了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技术类知识产权领域处理新型、疑难、复杂案件的司法理念、审理思路和裁判方法。其中有关于合法来源的要旨二个。
 
       一、(6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的审查
  
       在上诉人宝蔻(厦门)卫浴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馆陶县佩龙水暖安装维修门市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2019)最高法知民终118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的成立,需要同时满足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这一客观要件和销售者无主观过错这一主观要件,两个要件相互联系。如果销售者能够证明其遵从合法、正常的市场交易规则,取得所售产品的来源清晰、渠道合法、价格合理,其销售行为符合诚信原则、合乎交易惯例,则可推定其无主观过错。此时,应由权利人提供相反证据。在权利人未进一步提供足以推翻上述推定的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当认定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成立。
 
       法律依据:

       1、专利法的合法来源规定
    
      专利法第七十条(现七十九条)规定:
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五条规定:
       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且举证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对于权利人请求停止上述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行为的主张,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被诉侵权产品的使用者举证证明其已支付该产品的合理对价的除外。
  本条第一款所称不知道,是指实际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
本条第一款所称合法来源,是指通过合法的销售渠道、通常的买卖合同等正常商业方式取得产品。对于合法来源,使用者、许诺销售者或者销售者应当提供符合交易习惯的相关证据。
 
       最高院指出,专利侵权案的合法来源抗辩,需要有合法来源这一客观要件和销售者无主观过错这一主观要件,这两个要件缺一不可,相互联系。从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来看,有三个要件:
      1、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
      2、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
      3、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第1点,表明适用范围;第2点,表明使用者、许诺销售者或者销售者善意;第3点,合法来源。
 
       其中合法来源的定义为:正常商业方式取得,如合法的销售渠道、通常的买卖合同等。这些都要求使用者、许诺销售者或者销售者提供符合交易习惯的证据。提供符合交易习惯的证据,就相当于有些规定里的兜底条款,成为销售渠道、通常的买卖合同等的原则性规定,为拓展以后的新的交易模式,适用合法来源,提供了超前的预期,如为通过网络交易等适用合法来源提供了现实可能。
 
       由此可见,遵从合法、正常的市场交易规则;来源清晰、渠道合法、价格合理;符合诚信原则、合乎交易惯例,是合法来源的法律要求。这样,使用者、许诺销售者或者销售者就完成了举证责任,推定其无主观过错。接着,应由权利人按“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由权利人进一步提供足以推翻上述推定的相反证据,并由权利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二、7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成立时权利人维权合理开支的承担
  
       在上诉人广州市速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深圳市和力泰科技有限公司、原审被告广东快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2019)最高法知民终25号】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合法来源抗辩仅是免除赔偿责任的抗辩,而非不侵权抗辩;销售者的合法来源抗辩成立,既不改变销售侵权产品这一行为的侵权性质,也不免除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责任,仍应承担权利人为获得停止侵害救济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对于权利人请求停止上述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行为的主张,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被诉侵权产品的使用者举证证明其已支付该产品的合理对价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合法来源抗辩仅是免除赔偿责任的抗辩,而非不侵权抗辩。合法来源抗辩成立的,不改变销售侵权产品这一行为的侵权性质,也不免除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责任,仍应承担权利人为获得停止侵害救济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最高院认定,认定合法来源,销售者等的行为仍构成侵权,只是免除赔偿责任,但对于其它侵权责任,仍要依法承担。
 
       律师观点:
 
       按民法原则,如果销售者等的行为被认定合法来源,其前提是销售者等不知情,属于善意。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合法来源成立,销售者等的行为仍为侵权,仍要承担除赔偿以外的侵权责任,这是相矛盾的。涉及到其前手,包括相关的合法来源方的上家等,他们的行为可能构成侵权。通过有合法来源的销售者等的行为,该产品可以认定属于侵权产品,但销售者等不能被认定为侵权人。
 
       最高人民法院就4起涉“一种一体式自拍杆”(专利号为ZL201420522729.0)实用新型专利权侵权纠纷系列案件进行公开宣判。该案案由:上诉人品创公司与被上诉人源德盛公司等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案号:【(2020)最高法知民终357号】。该4案系专利权人源德盛塑胶电子(深圳)有限公司分别针对制造者、销售者提起的侵权诉讼。
 
       在这个案子中,法院均未认定为合法来源,均为侵权者。但从反面来说,如果销售者等的行为被认定为合法来源,则其不应当被认定为侵权行为。因其上家的行为,涉案的产品为侵权产品,这是有道理的。有合法来源的销售者等的行为不应认定为侵权,其只是一个链接点,沟通侵权产品与具有合法来源的销售者等的上家。
    
       这样的认定,与法院判决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责任是相吻合的,但判决销售者等承担权利人为获得停止侵害救济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是没有道理的。认定销售者等的行为为侵权行为,也是不正确的。
 
       这是本律师对最高院的裁判要旨发表的个人看法。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