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法律法规

时间:2021-10-26 00:45:15

                                                                                                     
       本文关键词: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识产权权利人、平台内经营者、采取必要措施、合理的措施、应当知道、通知、“恶意”、提交的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恶意”、惩罚性赔偿保全措施
 
 
                                                                            前  
       根据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2020年9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2020年9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涉网络知识产权侵权纠纷几个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自2020年9月14日起施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二个规定对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进行细化,具体了电子商务法有关通知、声明、财产保全、采取必要措施、惩罚性赔偿等的相关规定,有利于固化电商平台各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促进电子商务的有序发展。
 
                                                                            正  
 
       在现行的法律框架内,这些司法解释的出台,顺应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的发展,解决假冒、盗版等侵权商品或者服务问题。本律师依据相关规定,对于各方的权利义务及相应的法律文本的内容作一些解读,指引电子商务行业相关从业者的经营实务,促进电子商务的良性发展。
       电子商务有三方当事人,一是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二是知识产权权利人,三是平台内经营者。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主要有假冒、盗版等侵权商品或者服务的行为。围绕这些案件,各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归纳如下:
 
        1、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权利与义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开展自营业务的法院审核标准:
     (1)商品销售页面上标注的“自营”信息;
     (2)商品实物上标注的销售主体信息。
       (3)发票等交易单据上标注的销售主体信息等。
       对于平台内经营者侵害知识产权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应当根据权利的性质、侵权的具体情形和技术条件,以及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服务类型,及时采取必要措施。采取的必要措施应当遵循合理审慎的原则,包括但不限于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下架措施。
       平台内经营者多次、故意侵害知识产权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有权采取终止交易和服务的措施。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以根据知识产权权利类型、商品或者服务的特点等,制定平台内通知与声明机制的具体执行措施。但是,有关措施不能对当事人依法维护权利的行为设置不合理的条件或者障碍。这规定可以依法保障相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全面权衡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现今各平台一业独大的状况下,可以防止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因单方制定规则而有利于平台,损害相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情况发生。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是否采取了合理的措施,可以考量下列因素:
     (1)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
     (2)侵权成立的可能性;
     (3)侵权行为的影响范围;
     (4)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包括是否存在恶意侵权、重复侵权情形;
     (5)防止损害扩大的有效性;
     (6)对平台内经营者利益可能的影响;
     (7)电子商务平台的服务类型和技术条件等。
       电子商务平台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例外情形:平台内经营者有证据证明通知所涉专利权已经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无效,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据此暂缓采取必要措施,知识产权权利人请求认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应当知道”侵权行为的存在:
    (1)未履行制定知识产权保护规则、审核平台内经营者经营资质等法定义务;
    (2)未审核平台内店铺类型标注为“旗舰店”“品牌店”等字样的经营者的权利证明;
    (3)未采取有效技术手段,过滤和拦截包含“高仿”“假货”等字样的侵权商品链接、被投诉成立后再次上架的侵权商品链接;
    (4)其他未履行合理审查和注意义务的情形。
 
        2知识产权权利人的权利与义务。
 
       知识产权权利人如认为他人或者单位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的,在初步查证属实的情况下,可以向涉案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发出的通知。通知的内容一般包括:
     (1)知识产权权利证明及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
     (2)能够实现准确定位的被诉侵权商品或者服务信息;
     (3)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
     (4)通知真实性的书面保证等。通知应当采取书面形式。
       通知涉及专利权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以要求知识产权权利人提交技术特征或者设计特征对比的说明、实用新型或者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等材料。有些平台在现实中,可能还会要求当事人先通过诉讼解决争议。按这个规定的内容来看,这个显然是不合法的。按照权责对等原则,这个通知中的内容仅是初步的证据,仅仅是个通知的形式而已,而非最终而确定的事实。
       网络服务提供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收到知识产权权利人依法发出的通知后,应当及时将权利人的通知转送相关网络用户、平台内经营者,并根据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和服务类型采取必要措施;未依法采取必要措施,权利人主张网络服务提供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网络用户、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
       人民法院认定通知人是否具有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第三款所称的“恶意”,可以考量下列因素:
     (1)提交伪造、变造的权利证明;
     (2)提交虚假侵权对比的鉴定意见、专家意见;
     (3)明知权利状态不稳定仍发出通知;
     (4)明知通知错误仍不及时撤回或者更正;
     (5)反复提交错误通知等。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错误通知、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其损害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可以与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一并审理。对于在知识产权权利人提起相关侵权诉讼时或者适当时限以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等可以另行提起诉讼,法院可以决定合并审理。这与民诉法规定的反诉有一点异曲同工的规定。
       知识产权权利人发出的通知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但其在诉讼中主张该通知系善意提交并请求免责,且能够举证证明的,人民法院依法审查属实后应当予以支持。
 
        3、平台内经营者的权利与义务。
 
       平台内经营者向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交的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一般包括:
    (1)平台内经营者的真实身份信息;
    (2)能够实现准确定位、要求终止必要措施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
    (3)权属证明、授权证明等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
    (4)声明真实性的书面保证等。声明应当采取书面形式。
       声明涉及专利权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以要求平台内经营者提交技术特征或者设计特征对比的说明等材料。这条规定与知识产权权利人的规定相比,少了实用新型或者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等材料等项。按目前的规定,在对方不提供的前提下,平台内经营者也可以积极、主动地提供相应的评价材料。
       在依法转送的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到达知识产权权利人后的合理期限内,网络服务提供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未收到权利人已经投诉或者提起诉讼通知的,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下架措施。因办理公证、认证手续等权利人无法控制的特殊情况导致的延迟,不计入上述期限,但该期限最长不超过20个工作日。
       人民法院认定通知人是否具有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第三款所称的“恶意”,可以考量下列因素:
     (1)提供伪造或者无效的权利证明、授权证明;
     (2)明包含虚假信息或者具有明显误导性;
     (3)通知已经附有认定侵权的生效裁判或者行政处理决定,仍发出声明;
     (4)明知声明内容错误,仍不及时撤回或者更正等。
       因恶意提交声明导致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终止必要措施并造成知识产权权利人损害,权利人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请求相应惩罚性赔偿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
 
       4、保全措施。
 
       因情况紧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立即采取商品下架等措施将会使其合法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知识产权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网络知识产权侵权纠纷几个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第一条的规定,知识产权权利人主张其权利受到侵害并提出保全申请,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迅速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下架措施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查并作出裁定。
       因情况紧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立即恢复商品链接、通知人不立即撤回通知或者停止发送通知等行为将会使其合法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平台内经营者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
       知识产权权利人、平台内经营者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结   语
       中国的互联网加飞速发展,带来了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再加上年的全球新冠疫情,重创了全及至全国的经济。线上、线上共同发力,促进了新颖的经济发展业态。电子商务的发展,也使得涉网络知识产权侵权纠纷高发。互联网的特性,利用大数据,使得假冒、盗版等侵权商品或者服务问题无所遁形,知识产权侵权行为高发、频发。中国颁布了电子商务法,还发布了与之相配套的二个司法解释,解决了电子商务法的配套与落地问题,提供了通知、声明、恶意等规范,为电子商务各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提供了法律规范。知识产权权利人、平台内的经营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等各方有了可以适用的明确的法律规范,有利于电子商务规范运作、发展。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