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案例分享

时间:2021-10-26 00:49:16

                                                                            解读**城商标侵权案
       本案中,因房产公司使用“**城”或“J******”标识,侵犯了**城公司合法的商标权利,**城向法院提起诉讼。
 
       生效判决认定:
 
       本案中,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使用“金某**城”指称其房地产项目,并于其涉案楼盘营销中心、互联网平台以及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等中使用与**城公司“**城”、“J******”商标相同或近似的“金某**城”、“J******”标识,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所使用“J******”标识与**城公司第6345085号“J******”商标相同。将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使用的“金某**城”标识与**城公司的“**城”商标进行对比,由于前者主要识别与呼叫部分为“**城”,该部分标识与**城公司的“**城”商标文字完全相同,构成近似商标。两者使用在同一服务类别上,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综上所述,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对于“**城”、“J******”的使用属于在类似服务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行为,侵害了某某公司涉案二项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按二审判内容,认定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对于“**城”、“J******”的使用属于在类似服务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行为,侵害了某某公司涉案二项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构成侵权。
 
       法律规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服务有特定的联系。
 
       结论:
 
       在同一服务类别上,使用他人合法注册的近似商标,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服务有特定的联系的,构成商标侵权。商标侵权在房产开发领域,会很高发。对于房产开发企业来说,注重商标布局,提高商标的知名度,是提升竞争力的关键所在。对于没有商标布局的房产企业,也要注意自己的品牌使用,以防同类房产企业及他人的侵犯他人的合法的商标权。
 
       附:判决书(二审判决书,有删节)
 
       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被告):浙某公司。
       上诉人(一审被告):中某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城商业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一审被告: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
 
        法院程序: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8民初33763号民事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21)京73民终43号
 
        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共同上诉请求:
 
        撤销(2019)京0108民初33763号民事判决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依法驳回**城公司诉讼请求。
 
        事实与理由:
 
       1.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无侵权恶意,且主观过错程度低,楼盘命名没有给**城公司造成实际性的损失,亦未与**城公司形成有效的竞争。且**城公司的注册商标在湖南区域当时并没有同类商品及项目,不存在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使用其类似商标获利,致使其经营市场受到冲击的问题。且在一审法院认定我方使用“**城”作为项目名称构成商标侵权时,我方已经积极进行了整改;
        2.一审判决赔偿金额与同类案件相比,明显过高。
 
        **城公司答辩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1.涉案楼盘建设规模大、售价高、销量大、不动产行业利润高,不动产商标价值贡献大,浙某公司与中某公司的侵权获利大;
        2.**城公司的涉案权利商标具有极高知名度和影响力,其商标许可费标准不低于800万元,该费用远高于**城公司在本案中向浙某公司与中某公司主张的302万元赔偿金额;
       3.浙某公司与中某公司侵权时间长、侵权手段多样、主观侵权恶意明显,侵权性质恶劣,侵权后果严重。
 
       **城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1.判令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城”“J******”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在楼盘、建筑物、营销中心内外、室内宣传海报、置物架、室外广告装饰、施工现场围挡、宣传资料、销售人员名片、置业计划书、微信公众号及小程序、第三方网站推广的页面上使用“**城”或“J******”标识;
        2.判令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立即删除归其所有并经营的“某某焦点”网上的涉案楼盘“金某·**城”的全部含有“**城”和“J******”侵权信息的相关推广页面;
        3.判令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在《法制日报》上发表为期三个月的声明,消除侵权影响;
        4.判令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连带赔偿**城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及制止侵权的合理支出2万元。
 
       事实和理由:
 
       某某公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系第6345086号“**城”商标、第6345085号“J******”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商标)的注册人,依法享有涉案商标的专用权。2017年6月13日,某某公司将涉案商标转让给**城公司。**城公司发现浙某公司未经许可,使用“金某**城”“**城J******”等含**城公司注册商标的标识作为其涉案产品的项目名称,并在涉案楼盘的开发建设、商品房销售、广告宣传、互联网等商业活动中频繁使用“**城”“J******”标识。中某公司以自己的名义注册了“金某**城”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帮助浙某公司宣传推广涉案楼盘。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的行为使得相关公众将其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和相关服务与**城公司开发的系列“**城”“J******”房地产项目和相关服务产生混淆,误以为涉案房地产项目和服务与**城公司具有某种关联性。浙某公司的上述行为明显存在攀附**城公司“**城”“J******”商标声誉的主观故意,构成商标侵权。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作为全国性专业从事房产交易网络服务平台的经营者,未尽合理的审查义务,在其经营的“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焦点”网上为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宣传推广“金某**城”房地产项目,还直接对消费者咨询涉案楼盘提供“电话转机”等服务,属于帮助侵权行为。故我公司诉至法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
 
       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共同辩称:
 
       **城公司的涉案商标客观上显著性、识别性不强,“**城”意为快乐的城市,属于公共词汇,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正常使用公共词汇,没有侵犯其商标权的故意,**城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商标在湖南的知名度,“金某”“金某集团”均是衡阳本地非常著名的地产品牌,“金某·**城”属于“金某”系列项目,由于“金某”“金某集团”等商业标识在衡阳区域乃至湖南的知名度,远远高于公众并不知晓的涉案商标的知名度,所以不可能导致公众产生误认、混淆,更不存在借涉案商标效应“傍大款”的情形。基于未使公众产生混淆,且双方的经营性质、经营范围、经营地域均不相同,使用“金某·**城”的项目名称,并未给**城公司造成损失。**城公司的经营范围与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的业务不重合,**城公司没有商品房开发及销售权,**城公司在湖南也没有相关物业管理项目,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使用“**城”词汇不会给其造成任何损失。**城公司主张经济损失并未举证证明,其主张的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没有任何依据。综上,不同意**城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辩称:
 
       “某某焦点网”是我公司运营的,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已将“某某焦点网”上的涉案楼盘信息予以清除,侵权责任应由直接侵权人承担,**城公司要求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及事实依据。**城公司主张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与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共同侵权不予认可,侵权公证的网站并非全部是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网站,**城公司主张享有权利的商标均在不动产项目上,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并非地产开发,并非在同一商品或近似商品上,涉案网站网页上使用涉案商标不构成侵权。综上,请求法院判令驳回**城公司对我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事实:
 
       一、涉案商标注册及转让的相关事实
 
       略 
 
       二、一审被告主体情况及被控侵权行为
 
       略
 
       三、被告抗辩相关事实
 
       略
 
       四、其他
 
       略
 
       本案中,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本案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与浙某公司与中某公司存在合作关系,或其直接参与了涉案楼盘的共同销售行为,也无法证明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应知或者明知用户侵害**城公司的合法权益而未采取必要措施,故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不存在过错,**城公司要求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承担帮助侵权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停止侵权,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立即停止将“**城”“J******”字样用于商品房销售和宣传推广的商标侵权行为,包括停止在楼盘、营销中心、广告招牌、宣传资料、网络、微信平台等使用“**城”“J******”字样的行为。**城公司起诉后,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已将涉案网站上涉案楼盘信息予以删除,故关于**城公司要求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再予以支持。
       对于赔偿损失的数额,**城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因涉案侵权行为所遭受实际损失,同时其提交的证据亦无法明确证明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所获得的实际利益,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楼盘所在区位、规模及售价、浙某公司和中某公司的侵权性质、情节、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依法确定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应予赔偿的数额为100万元。**城公司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公证费、差旅费属于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开支,其中合理部分的费用,一审法院酌情予以支持。
       关于**城公司要求连续三个月在《法制日报》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鉴于**城公司未举证证明浙某公司与中某公司的行为对其社会评价或商誉造成了实质损害,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判决生效之日起,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立即停止涉案商标侵权行为;
       二、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城商业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20000元;
       三、驳回**城商业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略 

       本院认为,综合各方当事人二审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二:
       一、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的行为是否侵害了某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一、浙某公司、中某公司的行为是否侵害了某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服务有特定的联系。本案中,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使用“金某**城”指称其房地产项目,并于其涉案楼盘营销中心、互联网平台以及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等中使用与**城公司“**城”、“J******”商标相同或近似的“金某**城”、“J******”标识,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所使用“J******”标识与**城公司第6345085号“J******”商标相同。将浙某公司、中某公司使用的“金某**城”标识与**城公司的“**城”商标进行对比,由于前者主要识别与呼叫部分为“**城”,该部分标识与**城公司的“**城”商标文字完全相同,构成近似商标。两者使用在同一服务类别上,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综上所述,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对于“**城”、“J******”的使用属于在类似服务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行为,侵害了某某公司涉案二项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二、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上诉人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及北京某某互联网公司的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期间等因素酌情确定的浙某公司、中某公司向某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和诉讼合理支出的具体数额,均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上诉人浙某公司、中某公司所提上诉理由均缺乏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980元,由浙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审判员 
                                                                                                             审判员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