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兆忠律师:13867555959
Previous Next

案例分享

时间:2021-10-26 00:37:07

                                                       1.59亿涉商业秘密案赔偿举证解读(二)
       本案系人民法院史上判决赔偿额最高的侵害商业秘密案,判决被诉侵权人王某集团公司等赔偿技术秘密权利人1.59亿元。从二审判决书中可以看出,本案有以下的要点:
     (一)本案应该如何适用法律;
     (二)上海某某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三)本案诉讼请求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四)本案是否构成重复起诉;
     (五)涉案技术信息是否构成技术秘密;
     (六)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及王某某(以下简称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是否实施了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行为;
     (七)原审法院确定损害赔偿责任、维权费用及诉讼费分担是否恰当。
       本文将对技术秘密、赔偿数额、维权费用等判决予以分专题分篇章解读。昨天发表了技术秘密专题,今天解读赔偿的举证专题。
       从二审判决中,我们可以归纳出本案有关赔偿金额的一些来拢去脉,特别是二审判决中提到“关于某某化工等诉王某集团等侵害商业秘密案的损害赔偿的经济分析报告”、“价格侵蚀损害”等提法。最后二审法院认定,按照香兰素产品的销售利润计算本案侵权损害赔偿数额。
 
        一、二审判决中有关于赔偿金额的认定事实:
 
        1、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起诉请求:
 
       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赔偿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经济损失,包括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共计502000000元;
 
       第二项诉讼请求所述的赔偿数额包括侵权损害赔偿499516804元,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调查、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2483196元,由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王某某、傅某某对以上损失额的93%即466860000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某某龙公司对其中7%即35140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关于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主张的侵权损害赔偿依据以及其为本案支出的费用情况:
 
       嘉兴某某化工公司提交的损害赔偿经济分析报告结论为:假定本案侵害商业秘密成立,经济量化分析表明,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侵害涉案技术秘密并进入香兰素市场,导致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包括但不限于本报告估算的7.9亿元的价格侵蚀影响。
       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一审诉讼支付律师代理费200万元,为制作损害赔偿经济分析报告支付7万美元。
 
       3、原审法院判决:
 
     (二)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傅某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上海某某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合理维权费用50万元,共计350万元;某某龙公司对其中7%即24.5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4、本院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提交了如下新证据:
 
       原审证据89为“关于某某化工等诉王某集团等侵害商业秘密案的损害赔偿的经济分析报告”。
上述证据均系用以证明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因涉案技术秘密被侵害受到的损失或者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因侵害涉案技术秘密所获利益。
       对原审证据89所记载的价格侵蚀情况,本院也将客观展示。
 
        5、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上诉请求:
 
      (二)依法改判原审判决第二项,判令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赔偿经济损失175287031.92元,合理支出2483196元,合计177770227.92元;  
 
        6、二审认定:价格侵蚀导致的损害高达790814699元。
 
       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在二审庭审中计算损害赔偿数额时,主张按照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香兰素产品2011-2017年期间的营业利润计算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获利乘以1.5倍来确定赔偿数额
 
        7、关于赔偿数额
 
     (1)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主张的三种赔偿数额计算方式
       ①按营业利润计算
       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在二审庭审时主张以此为基数,乘以1.5倍为惩罚性赔偿,得出本案赔偿数额175206613.50元,再加上其为制止涉案侵权行为一审合理支出的2483196元及二审合理支出的1009020元,合计178698829.50元,而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上诉仅主张177770227.92元为赔偿数额。
       ②按销售利润计算
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2011-2017年期间因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实际利用涉案技术秘密的获利分别为:28069537.60元、23961622元、34880671.20元、17780060.80元、18218260元、16622042.40元、16297261.20元,合计为155829455.20元。
       ③按价格侵蚀计算
根据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提交的二审新证据2、2-1、2-2、7、7-1及原审证据78、87、89所采用的计算方法,2011-2017年期间因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的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对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香兰素产品的价格侵蚀导致的损害高达790814699元。
     (2)本案确定损害赔偿责任需要考虑的因素
       在确定本案赔偿数额时,本院考虑如下因素:
       第一,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非法获取涉案技术秘密的手段恶劣。
       第二,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非法获取及使用的涉案技术秘密数量较多。
       第三,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明知其行为构成对涉案技术秘密的侵害,仍然持续、大量使用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设备及工艺流程生产香兰素产品,故其显然具有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恶意。特别是,在原审法院作出行为保全裁定,责令立即停止侵害涉案技术秘密后,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等依然无动于衷,继续实施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行为,不仅表明其主观恶意极深,也显属对法律与司法权威的藐视。
       第四,涉案技术秘密具有较高的商业价值。
       第五,某某龙公司、王某公司均系实际上以侵权为业的公司。
       第六,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行为对全球市场形成严重冲击。
       第七,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拒绝提交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等证据,存在举证妨碍、不诚信诉讼等情节。
       第八,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据不执行原审法院的生效行为保全裁定
 
     (3)本案因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等原因难以适用惩罚性赔偿
 
       从本院查明事实来看,涉案侵权行为本可适用惩罚性赔偿,但因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及新旧法律适用衔接的原因,本案不宜适用惩罚性赔偿。具体理由是:
       第一,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在原审及本案二审中所主张的损害赔偿数额仅计算至2017年底,并未包括自2018年以来仍在持续的被诉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
       第二、本案不宜适用惩罚性损害赔偿。但需要指出的是,对于2018年以来仍在持续的侵害涉案技术秘密行为,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可以依法另行寻求救济。
 
      (4)关于本案赔偿数额的确定
 
       本案中,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主张根据涉案技术秘密被侵害给其造成的损失确定赔偿数额,并提供了三种计算方式分别计算赔偿数额,即按营业利润计算出赔偿数额为116804409元、按销售利润计算出赔偿数额为155829455.2元、按价格侵蚀计算出损害赔偿额为790814699元。
       在上述事实和数据的基础上,本案具备按照实际损失或者侵权获利计算赔偿数额的基本条件。原审法院以法定赔偿方式计算本案赔偿数额,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
       综合考虑前述本案确定损害赔偿责任需要考虑的八项因素,特别是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侵权恶意较深、侵权情节恶劣、在诉讼中存在妨碍举证和不诚信诉讼情节,以及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实际上系以侵权为业的公司等因素,本院依法决定按照香兰素产品的销售利润计算本案侵权损害赔偿数额。由于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在本案中拒不提交与侵权行为有关的账簿和资料,本院无法直接依据其实际销售香兰素产品的数据计算其销售利润。考虑到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香兰素产品的销售价格及销售利润率可以作为确定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香兰素产品相关销售价格和销售利润率的参考,为严厉惩处恶意侵害技术秘密的行为,充分保护技术秘密权利人的合法利益,本院决定以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香兰素产品2011-2017年期间的销售利润率来计算本案损害赔偿数额,即以2011-2017年期间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生产和销售的香兰素产量乘以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香兰素产品的销售价格及销售利润率计算赔偿数额。
       按照上述方法计算,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2011-2017年期间因侵害涉案技术秘密获得的销售利润为155829455.20元。该销售利润数额虽高于按照嘉兴某某化工公司营业利润率计算得出的实际损失,但仍大幅低于嘉兴某某化工公司因被诉侵权行为造成价格侵蚀所导致的损失数额,且与本案各侵权人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恶性程度、危害后果等具体情节相适应,具有合理性和适当性。
       此外,原审法院认定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原审诉讼支付律师代理费200万元,为完成涉案损害赔偿经济分析报告支付7万美元,折算为人民币483196元,两项合计2483196元。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有关其为制止侵害涉案技术秘密行为原审合理支出2483196元的主张具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确认。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二审主张其为本案支出了律师代理费100万元及公证费用9020元,合计1009020元,并提交了诉讼代理合同、转账凭证及发票等证据。经审查,上述1009020元确系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二审支出的费用,客观真实,且与本案诉讼标的额、案件复杂程度等相称,具有合理性,本院一并予以确认。
       综合原审及二审情况,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3492216元。将本院确定的损害赔偿数额155829455.20元加上上述合理支出3492216元合计为159321671.2元,尚未超出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上诉主张的177770227.92元赔偿总额,故本院确定本案损害赔偿总额为159321671.20元。同时,鉴于某某龙公司成立时间较晚,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仅请求其在7%的范围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具有一定合理性,本院对此予以支持。
 
       律师解读:
 
       一、一审原告提起的赔偿数额共计为502000000元,即5.02亿元人民币。
 
       二、嘉兴某某化工公司提交的损害赔偿经济分析报告结论为:假定本案侵害商业秘密成立,经济量化分析表明,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侵害涉案技术秘密并进入香兰素市场,导致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包括但不限于本报告估算的7.9亿元的价格侵蚀影响。
       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一审诉讼支付律师代理费200万元,为制作损害赔偿经济分析报告支付7万美元。
 
       三、原审法院判决:
 
       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合理维权费用50万元,共计350万元。
 
       四、原告提交了新证据:提交了如下新证据:
 
       原审证据89为“关于某某化工等诉王某集团等侵害商业秘密案的损害赔偿的经济分析报告”,二审法院提到了原审证据89所记载的价格侵蚀情况。
 
       五、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上诉请求:
 
       依法改判原审判决第二项,判令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王某某赔偿经济损失175287031.92元,合理支出2483196元,合计177770227.92元。
 
       六、根据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提交的二审证据2、2-1、2-2、7、7-1及原审证据78、87、89,按照价格侵蚀的计算方法,2011-2017年期间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因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对嘉兴某某化工公司香兰素产品的价格侵蚀导致的损害高达790814699元。
 
       七、关于赔偿数额
 
     (1)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主张的三种赔偿数额计算方式。
 
        ①按营业利润计算,合计178698829.50元,而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上诉仅主张177770227.92元为赔偿数额;
        ②按销售利润计算,合计为155829455.20元;
        ③按价格侵蚀计算,损害高达790814699元。
 
     (2)在确定本案赔偿数额时,本院考虑如下因素:
 
       第一、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非法获取涉案技术秘密的手段恶劣。
       第二、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非法获取及使用的涉案技术秘密数量较多。
       第三,具有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恶意。
       第四,涉案技术秘密具有较高的商业价值。
       第五,某某龙公司、王某公司均系实际上以侵权为业的公司。
       第六,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侵害涉案技术秘密的行为对全球市场形成严重冲击。
       第七,王某集团公司等被诉侵权人拒绝提交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等证据,存在举证妨碍、不诚信诉讼等情节。
       第八,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某某龙公司、傅某某据不执行原审法院的生效行为保全裁定。
 
     (3)本案因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等原因难以适用惩罚性赔偿
 
     (4)二审法院认定,王某集团公司、王某公司及某某龙公司2011-2017年期间因侵害涉案技术秘密获得的销售利润为155829455.20元。
       原审法院认定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原审诉讼支付律师代理费200万元,为完成涉案损害赔偿经济分析报告支付7万美元,折算为人民币483196元,两项合计2483196元。
       本案二审支出的费用为1009020元。
       综合原审及二审情况,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3492216元。将本院确定的损害赔偿数额155829455.20元加上上述合理支出3492216元合计为159321671.2元,尚未超出嘉兴某某化工公司与上海某某公司上诉主张的177770227.92元赔偿总额,故本院确定本案损害赔偿总额为159321671.20元。
       本案中,经济分析报告提出了价格侵蚀导致的损害790814699元,经济分析报告花费7万美元。二审法院判决时,参考该经济分析报告有关价格侵蚀导致的损害的结论,得出三种计算方式计算出的赔偿数额,即按营业利润计算出赔偿数额为116804409元、按销售利润计算出赔偿数额为155829455.2元、按价格侵蚀计算出损害赔偿额为790814699元。二审判决还认定经济分析报告7万美元作为合理费用。
       最后,二审法院综合考虑各种情况,确定本案损害赔偿总额为159321671.20元。而在一审起诉时,原告提出的金额为5.02亿元,一审判决赔偿金额共计350万元。
       由此可见,经济分析报告在1.59亿的高额赔偿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成就了史上最高赔偿额的判决。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